姜穗宁商渡_第7章 还是给三郎纳个妾吧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7章 还是给三郎纳个妾吧 (第1/3页)

  她“看”到韩延青和韩序上书陈情,说她身为侯府主母却善妒成性,手段狠辣,强夺人子,苛待妾室,请礼部允许他休妻,褫夺诰命。

  还将她的灵位移出平远侯府宗祠,连她的棺木都被掘出坟地,丢进了乱葬岗。

  随后韩延青又以正妻之礼迎娶“凌雪”进门,一家三口其乐融融,羡煞京城,传为美谈。

  这一幕幕气得姜穗宁七窍生烟,只恨在梦中不能撕烂了这一家子人渣的嘴脸。

  就在她恼恨自己为何还不醒来时,梦中画风突变。

  平远侯府的御赐匾额被一柄黑金长刀劈成两半,一双玄色绣螭纹的长靴自上方大步踏过。

  雕梁画栋,花团锦簇的侯府院落内尖叫四起,仆从黑压压跪了一地,韩延青更是被扒了官袍,侧脸被压在前院冰凉坚硬的地砖上。

  击石碎玉般的清冷嗓音在头顶淡淡响起。

  “平远侯府涉嫌废王谋逆大案,抄了。”

  是谁在说话?

  姜穗宁的视角开始模糊混乱,她拼命寻找,却只看到黑色大氅的一角,以及那似曾相识的背影……

  “小姐,小姐醒醒。”

  姜穗宁睁开眼,对上彩秀还有些迷糊,“怎么了?”

  “老夫人病了,寿宁堂派人来唤您呢。”

  *

  姜穗宁收拾妥当,带着彩秀去了寿宁堂。

  寝室里弥漫着苦涩的药味,韩老夫人躺在床上,额上搭着帕子,脸色蜡黄,气若游丝。

  “我没事,就是听说三郎当差不顺利,着急上火愁的……”

  韩老夫人哎呦哎呦着,眼神不住往姜穗宁身上瞟,“都怪我这个当娘的没用啊,实在不行,就只能拿出我的棺材本了……”

  王妈妈在旁边抹眼泪,一唱一和,“您别急,有三夫人在呢,她怎么舍得让自家夫君受气呢?”

  一边说一边冲姜穗宁使眼色,“三夫人手指缝里漏出的都是真金白银,肯定能帮您分忧啊!”

  若是在前世,为了“孝道”“妇德”,姜穗宁早就乖乖掏出全部身家了。

  可她只是一屁股坐在床边,像模像样地抹着眼泪,“母亲,您可一定要撑住啊!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夫君就要辞官回家,守孝三年了!”

  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